課綱微調 · 時事評論

課綱法制化

“104(微調)課綱爭議兩年多來,歷經大學教授、高中教師、高中職學生的多起抗議抗爭之後,我們欣聞立法院回應民意,通過「高級中等教育法」及「國民教育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將主導萬千學子學習權益的課綱制定過程法制化。這是正視攸關人民(特別是未成年的國民)教育主權的政治性;政府首度願意放棄以行政規則方式獨斷操控教育思想的一種展現,即使對於該相關法條日後的實施仍有諸多疑慮,但是作為第一線教師我們對此表示歡迎,同時也要敬告新政府:徒法不足以自行,執政者對教育事務的謙卑和包容性才是此法實施成功與否的關鍵。

依新法,課審會委員須包含官方及民間代表,而且官方代表僅占四分之一,非政府代表採取類似公視董事模式產生,並納入學生代表,這是重要、且必要的。長期以來,政府習慣以家父長式的權威壟斷課綱的制定,以大學學者的研究權威代理基層教師的教學專業、忽視年輕學子不同年齡層的學習胃納和需求,其所制定出的課綱或許美則美矣但窒礙難行、與教學現場有極大落差;或者根本成為某些政治利益團體遂行己意的思想鉗制工具。如今打破假專業之名行壟斷之實的方式,廣納社會各界(包括受教的學生)意見,雖或有民主制度易流於平庸的妥協之慮,但是卻更能反應社會多元的現實,有助於將學校教育的封閉象牙塔拆解。

另外,條文中明訂課綱研究、發展、審議及實施,應秉持尊重族群多元、性別平等、公開透明、超越黨派的原則,雖是宣示性規定,但做為一個依法而治(rule of law)的政府,這些基本原則不該是天際白馬,而必須落實在具體的行政作為中。也就是說,制定課綱不該是一個臨時的任務編組,而應該是長期制度化的研究工作,由具有教育專業的人、長期耕耘,做專業的事。依此看來,既有的國家教育研究院應該要發揮更大的教育研究功能,必須執行並根據長期且大規模的研究,對各項學科的教學方法、成果提出具體的政策意見。否則,下一次的課綱制定又會淪為消耗口水的政治爭論,讓第一線教育人員、受教育的學子無感疏離,讓教育狀況原地踏步。

新法初立,又適逢新舊政府交接,刻正熱議的十二年國教尚未制定完成的五個科目的領綱,必須重組課審會。我們希望那不會只是做做表面功夫的程序補正,應該也要落實到實質內涵的重新思考,確確實實地做一個教育制度改革的示範,那麼,微調課綱爭議以來喪失的對教育主管機關的社會信任;高中職學生對大人社會政治的厭棄才能得到補救。我們願意再一次呼籲:新政府必須知道,這是我們犧牲一個二十歲年輕生命才換得的反省力量,應該要將此轉化為徐圖台灣教育將來的動力。"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699457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