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哲學與思考 · 時事評論 · 歷史評論

非人的國會

非人的國會
關鍵決定因素,可能不是這篇所提到的文化,而是非人。
肯亞,據鐵人幫幫主所說,那裏有高山像雪山ㄧ般,爬升三千公尺,而且往返一趟剛好是一個馬拉松的距離。他們ㄧ流選手就是常常有機會這樣練習。跑馬拉松只跑平地是不夠的,ㄧ定要上下坡。上坡提昇肌耐力,下坡練步頻與技術,在高海拔增加心肺功能。肯亞是馬拉松練習者的樂園。
日本,據自助馬同好所言,那裏不僅風景秀麗,而且幾乎沒有路邊停車,幾乎每條路都適合路跑。有次東京馬,殺出個名不見經傳的黑馬。他就只是天天跑步上下班,往返三十幾公里。這在台灣,他可能早就被車撞死,或被狗咬到得狂犬病了。
極限馬拉松,如到沙漠跑,或跑到一千公里,日本肯亞都不會比台灣傑出。美國人口數比台灣多很多,但跑到一百公里,在十小時內跑完的,就跟台灣約莫ㄧ樣了。所以在文化上,他們不見得比台灣優越。
非人的國會,值得我們好好關注。
真正無差別殺人,最兇殘的不是鄭傑,而是汽車、石化工業或燒生媒或石油焦發電的電廠。鄭傑看起來恐怖,只是他生病了,讓表情永遠如此冷漠。就可惡,他遠比不上頂新集團,還有無人肯負責的官僚集團。然後,更嚴重的恐怕是非人的技術網絡。如google 所說的,汽車是重好幾噸的殺人機器,我們怎可容許它發生那麼多事故或失誤。
台灣酒駕殺人,都是可簡單避免的。只要強制每台車,都在駕駛座設酒精濃度偵測,任何人ㄧ不通過,引擎就無法發動。每年就可免除七千多件嚴重的交通事故,讓五百多戶家庭免於破碎( 或許還要乘以二)。同樣的,疲勞駕駛也是很容易透過技術網絡改善,所能解決的問題。
同理,我們要解放受壓迫者的痛苦與屈辱,不能只看到人的問題,還要看到技術網絡所帶來的、大家習以為常的不公平。如台灣整個交通、服務網絡對身體失能者的系統性歧視。如同樣是台灣公民,為什麼坐輪椅的連去麥當勞開同學會,都不可行?
台灣脫胎換骨,也要改造非人的國會才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