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哲學與思考

我沒有辦法原諒鄭捷

我沒有辦法原諒鄭捷

因為我沒有資格。

他所作的事情,除了被害人、被害人的家人才有原諒的資格。
他所欠的命,除了被他殺死的人,沒有人可以跟他要。

我甚至也沒有,勸告被害人原諒的方法。我束手無策。我知道。那些被傷害而倖存的人,身心的痛,難以三言兩語平復。

但是,我可以溫柔的幫助他們。
我可以溫柔的擁抱,幫他們編織一個安全溫暖的網絡。

幾萬年前,我們在火爐邊的祖先。

遭野獸侵入部族之後,活下來的人們,會一起幫夥伴們清理傷口、擦乾眼淚、好好幫他們養傷,等他們恢復。

他們會在他們身邊,握著他們的手。

山頂洞人會好好埋葬死者,把他們心愛的東西放在死者身邊。用儀式祭祀。

仰韶文化的人,會花很多時間去修築防禦的工事,然後巡守。把壕溝挖好、房子修好。

卑南人造了一片巨大的石板棺墳地,耗費時間雕鏤美玉成器,陪伴死者。

十三行人,溫柔的將死去的孩子排在母親身邊,讓他們依偎在一起。

活著的人,透過祭祀,努力的記得死者。

有一天我們終將相聚。沒有任何人可以奪走我們的曾經。
我們永遠在一起,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我想,他們不會對受傷的人怒吼,也不會馬上拿個弓箭衝出去殺人。他們會回家好好看顧自己的孩子。

教自己部落的年輕人,怎麼樣保護自己。

我沒有否定鄭捷的罪行

他所作的事情,是不可以否定的,他的確殺了人。
被害的人的確是無辜的。

但是我沒有原諒他的資格,也沒有審判他的資格。
這是法官和檢察官的工作。

我可以回家好好的教自己的小孩。

而且幸運的是,我是個老師,可以好好教自己的學生。

我可以教育自己和身邊所有的人,回家好好教小孩。

努力的跟身邊的小孩說,我愛你們。

我希望,如果真的有人要殺我,我也被殺了。
希望,你們記得我曾溫柔的擁抱你。

然後,身為一個老師,我溫柔的教你,無論怎樣老師都愛你。希望你勇敢的活下去。

http://bearda0410.pixnet.net/blog/post/7414219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