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歷史評論

324讓服貿爭議,從黑箱,升高到國家暴力的問題

324讓服貿爭議,從黑箱,升高到國家暴力的問題。
國家總是捍衛特權。特權又從不肯相忍為國。如覺得服貿過關利大於弊者,往往就是居於特權地位的大財團。每次被犧牲,受壓迫的總是已經飽受剝削,又無力為自己發聲的受壓迫者。如因自由貿易之名,飽受掠奪的基層勞工與中小企業。

【結痂324】行政院武力驅離現場還原/

【二十句】
這兩年,「324政院事件真相調查小組」訪談中,聽過的二十句印象深刻的話。當然,印象深的,絕對不只這些…..
——————————————-
1. 有一段時間,我都不敢經過行政院。
2. 鄭捷案發生之後,捷運上的警察變多了。很多人叫好,但每次看到警察,我的情緒都無法平靜…..
3. 受傷之後,我不敢跟家人說,他們的政治立場很保守,我很怕他們不能接受我在行政院受傷。
4. 其實,我很想忘記那一晚,我很想不再去運動的場合。但是,如果就真的忘記、真的回到原本的生活,好像就認輸了。
5. 那段時間,每次看到網路上有警察鎮壓的消息,我都會衝去現場。我想,323我受傷了,之後,我一定要保護大家,不要再有人受傷了。
6. 我希望自己不要恨,不要憤怒。我希望自己能理解警察,理解他們為什麼這樣做。
7. 那天以後,我心裡有些東西斷掉了,我回不去原來的生活了。
8. 當時,我心裡想,一隻手給你了算了,沒關係。為什麼?因為我覺得我會死
9. 我一直告訴自己,要恨的不是一個人,是一個體制。可是好難。
10. 兩年過去了,我還是想知道,打我的人是誰?不知道這件事情,好像一直沒有句點。.
11. 水車出現的時候,感覺好荒謬,像電影一樣,沒想過有生之年會遇到這種事。
12. 被打的時候,我根本看不見是誰打我!只感覺有好多的拳腳、棍棒落在身上。
13. 警察靠近時,我看見身旁一個個人被拉近盾牌後面,消失,然後傳來有人尖叫、有人哭的聲音!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輪到自己…
14. 本來想,房間裡有媒體,應該很安全。警察清場前,竟然把媒體全部趕走,我感覺越來越恐怖。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家的口號已經從「退回服貿、捍衛民主!」變成「媒體留下、媒體留下」….
15. 有一位媽媽,來到現場,著急的說要把小孩帶回家。結果清場時,那位媽媽先被拖進盾牌打了。
16. 「我當警察,就是想打死你們這些人!」
17. 不知道何時,帶我們來的人都不見了。這場行動到底是誰發起?誰可以告訴我什麼狀況?我們被拋棄了嗎?
18. 被打的時候,只有一個念頭:保護頭!保護頭!我想活下去…
19. 我努力從警盾裡面爬出來,爬到旁邊大吼:「你們怎麼這樣打人?」一個警察來跟我說:「你再說!再說!是你自己跌倒的喔?你還想被打嗎?」
20. 被打後的那幾天,我發現,我失去說話的能力了,什麼都說不出來。

http://pnn.pts.org.tw/…/%E3%80%90%E7%B5%90%E7%97%82324%E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