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教學

歷史要怎麼考?

歷史要怎麼考?

以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為例。他有兩本航海日記,一本給自己看,另一本給其他船員。

如果世界恆常穩定,或許我們可以考選擇題或簡答題問:哥倫布有幾本航海日記。標準參考答案就是,兩本,或是指涉兩本的那個選項。那是個封閉的,固著的歷史世界。

可是如果世界變動不已,我們需要開闊視野,open mind,刺激學生想像,那種考法就不夠了。英國歷史教學會這樣考,哥倫布為什麼會有兩本航海日記,而且在風平浪靜時忐忑不安?

這樣問法,就需要很多想像,或是根據許多史料的談法。哥倫布創新之處,並非到美洲去。在哥倫布之前,那裏已經有各種族群混居。我們在美洲找到的明朝貨幣也多到無可否認,華人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前,就在美洲很活躍了。

哥倫布異想天開之處,在於直接橫渡大洋,而非沿著海岸航行。這種航行方法,過於新穎,他不敢給其他船員知道。他自己已因此在風平浪靜時,忐忑不安。當然還有其他可能原因,學生天馬行空,想像出來的,都有可能。

透過這種考法,也刺激學生體貼、想像他人處境,站在別人立場上設想的能力。不同文化,對不同事情,會有不同的詮釋彈性。像蘋果廣告嘲笑微軟和傳統PC的廣告,在英美行得通。那裏有挖苦對手的傳統。可是到日本就不行了。日本傳統敬重對手,不輕慢。蘋果廣告這種侮辱對手的態度,就犯了日本倫理上的忌諱。

台灣歷史考試還在考標準參考答案不足,就是無法培養學生心靈感受的彈性,讓他們開放心胸。alwayse open

歷史還有第三層次的評鑑。公民史學認為,還可問學生一個問題? 哥倫布為達目的,欺騙其他船員,可以嗎?

這問題在十五世紀可能是無所謂,因為無所往不黑箱。
可是在要求資訊透明化、零時政府的時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黑箱處理就在倫理上不可欲了。除非,其重要性與急迫性可以通過比例原則的考量。

不過,這開放透明的倫理要求,也不見得放諸四海皆準,在學生之間還是會有很多爭議。在透過學生激烈爭辯的過程中,讓他們慢慢學習如何表達自己的觀點,又尊重對方見解,或是用幽默化解因爭辯所造成的隔閡。

中國傳統歷史上,總是很快定於一尊,然後把反對意見者發送邊疆,或是砍頭,更幾乎從未設想如何潤滑面紅耳赤的爭議。到今天來講,中國雖已經是世界強權,卻是少數無法接納異議與批判的所在。

簡之,歷史考試可分為三個層次。一是所謂基本史實,其次是歷史能力,再來是公民素養。我們追求有意義的歷史教學,應放棄基本史實這塊,因為很容易造成階層化權力結構,而且這種知識又沒什麼價值。可是第二、第三層次的史學素養,對於學生保持開放心胸,幽默達觀看待批判異議,可能有一輩子的影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