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評論 · 歷史教材

一個台灣,平行的世界

一個台灣,平行的世界。

小的時候,看過很多出身眷村的親戚。對我來說,他們都是爺爺奶奶那一輩的人了。

眷村有著井然有序的階級。

家裡是軍官的,有傳令兵打雜,孩子都往美國送,講的都是上海話或浙江話。同一個眷區,但彼此不會見到面,是另一個世界。一群到民國九十年連抽水馬桶都沒有的老兵,講的是四川話。這些人一個月領一萬多元,還要養一家老小。

這些的子女,或許可以改變階級,年輕人可以打破藩籬。有些年輕人有自己的小確幸。像是美軍俱樂部裡跳舞唱歌,北海岸車遊,一群小孩喝酒瘋起來玩的年輕時代。那些大人都滿懷念的。

但是第一代的外省人依舊階級分明。

不過,有趣的是,他們都有共通的地方,就是不信任身邊的人。

叔叔伯伯阿姨姑姑他們都跟我講很多匪諜、偷搶拐騙的故事。眷村裡的各種謠言、欺騙,各種亂象,族繁不及備載。

但那些影子,依舊交錯晃著。

後來我大了一點,二十年前少女時代看"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讓我理解了那個光影交錯的世界。

楊德昌拍出了那些美好世界的虛偽。

印象中,電影裡小四的簽名,被當作是玩笑,但那是他真的名字。那是真正的悲劇,卻被人看做是玩笑。

白色恐怖時代,讓每個人心裡都有個陰影。

現在,有一群依舊不知道白色恐怖有多恐怖的大人,在那裡罵台灣太過自由。

這是真正的恐怖。

拿那些美好的光陰的故事,在講美好的時代,卻不管在時代裡有多少人哭泣。抱著自己的既得利益,以為大家都不知道,拿時代的悲劇當理由。口裡罵著年輕人沒有禮貌和道德,卻不肯回頭看看自己的過去與出身。

這才是真正的恐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