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核電廠其實不是高科技

核電廠其實不是高科技。台灣整個世代都被國民黨騙了,以為核能是高科技。清華核工系還曾是第一志願。李遠哲碩士班還跑到清華念念核工所。

核電廠只是軍火工業轉移。它用十九世紀的蒸氣發電系統,架接在核能發電上,其實很容易漏,所以,我們很早以前就有很多弻雕魚; 而且燃料燃燒非常非常沒效率。台灣核一、核二和核三的核燃料棒,百分之九十以上是註定成為核廢料的。如果你家的瓦斯爐,只能燒掉百分之九十,如此燃燒不完全,你一定害怕死了。然後,它總是選址在偏僻地方,還需要浪費很多電在傳輸上。

這是ㄧ個非常非常不成熟的科技系統。更糟糕的,它太複雜。工程上有個定律,太過複雜的系統,一定很容易出狀況。像福島事件,在此之前,沒有任何核工文憲提到或注意到海嘯湧入造成核災的情況。大家不要以為,福島是特例。在車諾比之前,核工專家也都是拍胸膛保證,核電廠安全係數跟飛機一樣,出事機率低於百萬分之一,而且有很多確保,不可能發生爐心融化的。

人體很複雜,只是要電解質稍微改變,就會送命。核電廠尤其如此。只要複雜的東西,就是脆弱的。
核電廠也是黑箱的。我們可以手牽手在郊遊時,參觀日月潭水力發電廠,參觀澎湖風力發電,如果真的很好奇、又有點關係,龍井火力發電廠也會歡迎。可是,我們如果想參觀核電廠,就永遠只能在周遭逛,不可能進入主體,聽工程師好好講解技術細節。沒有多少人知道核能燃料棒如何計價? 核廢料處理該花多少錢? 怎麼計算來的。它牽涉到核能安全與非同小可的國防機密,就被遮蔽在黑箱內,為少數廠商或個人所壟斷。

我們選擇核電廠,其實也就是選擇了支持軍火工業、黑箱與威權。

更糟糕的是,核能系統也是不正義的犧牲體制。核能發出來的電,其實只為了一般人可有可無的福祉。沒有核能,還是可以用風能或太陽能等等替代方案。雖然可能貴一點,但那種不利益跟被犧牲者比起來真是微不足道。現有核能技術的所使用的輻射燃料半衰期超過萬年,這也就意味著,核電廠廠址會有萬年尺度上不得翻身。萬一發生像福島案例,台灣就會有很多很多的核能災民,而且是走到哪裡都被歧視的、避之唯恐不及的那種。

我們怎麼可以為了自身可有可無的福祉,讓受壓迫的環境與弱勢團體,幾乎永遠翻不了身呢?

簡之,現有核能是落伍的、不成熟的科技,更是代表黑箱、威權和踐踏受壓迫者的犧牲體制。不要再坐在這似乎很寧靜的安樂椅上,不管環境和被犧牲者死活,只貪圖自己那點微不足道可有可無的福祉。台灣是同情弱勢的人文國家,不是只知道犧牲環境與別人來成就自己的地獄。
「導演舩橋淳挑選兩個家庭與雙葉町長作為主要的記錄對象。他們都曾經支持核電,這兩個家庭的男性都於電廠內工作。其中一家庭的母親千代子,其兒子與丈夫在事發當時於核電廠工作,獨留她一人遭海嘯席捲。兒子隔天走訪所有避難所搜尋未果,還想繼續,卻因輻射過於嚴重而被禁止進入,不久後千代子的遺體尋獲。在那麼多避難者中挑選這樣的記錄對象,顯然別有深意。直挑「來不及」的傷口,舩橋淳彰顯的是隱晦卻堅定的批判視角──這場災難,沒有無辜者。
然而,沒有無辜者不代表我們的目光可以不再關注,因這沒有無辜者的狀態是有權者精巧設計的過程。雙葉町長井戶川克隆在全國原子力發電所所在市町村協議會中曾經這麼說:
『我很不甘心。我們過去所信仰的到底是什麼?我們為何要振興城鎮?那些公共建設還在原地,我們做錯了嗎?我們不該讓核電廠進來嗎?核能委員會在哪裡?當初你們說核能很安全,信以為真的我們,為什麼會失去自己的家園呢?我們只想重拾原有的生活……』」
-胡慕情《核能之國》
閱讀全文: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7/article/3108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