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微調

欠缺的是輔導人力

這一兩天在教育部現場,物資、醫療資源都足夠,但欠缺的是輔導人力。看到攻佔教育部的現場,是令人痛心的。

教育部依舊不願意開啟與學生的溝通大門,只喊著新舊並行,依法行政。教育部甚至不願意開啟廣場大燈,讓一群高中小孩就在黑漆漆的廣場上克難生活,也不害怕發生事故。忝為教育主管機關!

教育學生失去夥伴,還得面臨參與這場運動的一切紛爭。很多的紛爭來自於家庭。如果像是之前有媽媽call out到節目跟學生說著加油,那代表家庭是支持的。但我們也看到像前陣子媒體針對教育現場父子大打出手、老邁父母哭求小孩子回家的場景。

很多孩子面臨這樣關係的裂痕,餐風露宿的環境,很多人好幾天沒辦法好好睡覺,情緒高度緊張,還得關照身邊夥伴的情緒。他們才十多歲是找不到出口的。

昨天老師們在現場看到心急如焚的媽媽,問著有沒有心理諮商的資源可以介紹。看著淚流不止的媽媽,夾在家庭跟孩子間求救。身為老師,我們立即找資源先讓願意跟媽媽懇談的心理師進行聊天跟安撫,讓家長不安的情緒能平靜下來。

歷史老師能做的就是找資源,輔導並不是我們的專業。謝謝台少盟,他們願意做為這次輔導義工的窗口,整合資源及排班。

懇請如果願意到場與學生、家長、民眾聊聊天的社工及心理師,主動與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0916048862)聯絡。我們這次真的很需要輔導及諮商的人力!歡迎轉發,謝謝大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